10月10号晚上藏家乐的篝火舞。

大家从大厅里走出来,在卓玛喊围成圈时,好多的旅客都和我一样显得局促而矜持,不过这状态维持不到几秒,便被打破了,卓玛家的兄弟姐妹们和所有在家的亲人们欢快舞动着走进旅客中,笑盈盈的牵起一只只手,带领大家起步。走向我这边的是一个黑衣小伙,刚牵手,我就感觉手腕上突然缠上股力量,抬头一看,一个围着金色袄子的小伙目不斜视、四平八稳的卡到我们中间一把抓住了我手腕。黑衣小伙拉了拉我,没拉动。就笑嘻嘻的说:看,他来和我抢你了。我能感觉到金祆小伙抓我的手力道不小,黑衣小伙又拉了拉,金祆小伙不发一语,手上却抓的更紧了,黑衣小伙无奈,绕过他去牵了我另一只手。于是,长这么大的我,终于在这天有了一次左牵兄右拉弟的“艳遇”,心情很是得瑟。

后来,几乎牵手跳圈圈的整个过程我都和金祆小伙牵着没放,黑衣小伙那边倒是换了好几轮。他们的手都是干燥而温暖,但金祆小伙的手更有力,且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,也许是被他抓了手腕后形成的错觉,心里没来由的相信若能与这样一只手相携而行,将来无论遇见任何冲击都一定能牢牢的牵住不放开。

再后来,我又想,也许要获得一段爱情就该像金祆小秋那样,认定了就抓、抓住了就别放,因为放了也许就再也牵不回来了。

所谓好事成双,没想到“艳遇”竟然也要成了双。

在大厅里吃喝玩乐的时候就有注意到卓玛有位小弟非常活泼,无论台上谁在表演他只要没事就一定立在门边窗下拍着掌跟调走~因我座位离得近,能看出他不仅唱得有模有样,表情也十分到位。

晚会结束后,他与卓玛等姐妹送大家去停车场,我和表妹因稍稍拉下了一点,在路上遇见他回程,互相抬手打过招呼,便错身而过,不想,落在后面的我突然被他抓住胳膊,另一只手牵着的表妹都差点被带了个踉跄,回头看去,他一脸纯良的说:你就别走了,跟我回去吧。所谓囧囧有神也不过如此。当即我和表妹合力使力要挣脱,他却只是双脚立定稍稍一用劲,就把我从表妹手里给拽脱了,导致我整个人单脚跳了好几步,如果他当时放手,我肯定立马跌倒--。我讪笑着说:再不走,我就要赶不上车啦。他又笑得一脸纯良:那就别走嘛。我望表妹,表妹摊手,突然灵光一闪,我呵呵笑说:那不如,你跟我回去吧。表妹马上附和:对对,你跟我们回去。他似乎眼睛亮了亮,松了劲,却依旧抓着我的手腕,往前走了两步,说:那你给我啥名份?我说:你要啥名份啊?他说:我要当你老公。 我说:这嘛,我得回家问问……说着,就见他送行的姐妹们陆续返来,小伙子终于放了手,但还没等我松上一口气,他就突然从后面把我箍着抱了起来又放下,然后,才侧身往旁退了两步,笑呵呵的挥手道:再见,刚才是开玩笑的啊~我和表妹连忙也挥挥手,赶紧的小跑追车去~

这小小的插曲或许是他们好客的表达,更也许只是藏家乐节目送行的一个小程式,但被留客,被喜爱的感觉真的有点甜,在高原凉夜里感觉却是满满的温暖,就连被导游忽悠去的那点人民币也似乎跟本不值挂怀了~

3 Replies to “艳遇”

    1. 只能说放牦牛长大的娃果然不一样啊orz,他那样把我两条胳膊都一起箍了,要是真不放手,我怕是除了喊叫就一点办法都米了“`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