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命犯良牙orz

书友会结束后,短信姐姐没回音,便直奔BRT,并做好等车的心理建设,准备挤B6回家。结果,三趟B6过去了,一个小时也快过去了,吾依然还徘徊在人群之外,无论B12还是B6,随着天色的变黑,道口的人群那是恨不得几何增倍长orz,吾两边来回投奔,无果!终于一咬牙,决定投奔地铁!去东站坐 804!

结果,到了东站,忘了看出口资讯,直接从最近的出口走出去,居然,居然,就到了公交干休所站!!那H,J两出口设的何止远,还非常独立,想去另外的出口,必须再次打卡进地铁orz.

春杀

春杀

原曲:桜花咲きそめにけり (樱花盛开时)
词作:隐公子

梁上燕子啼 三月风 卷起樱如雨
白纸伞红衣 木屐踏在荼蘼 葬空虚

重楼无颜色 长街尽墨意
绰影雾离离 振袖 旋蝶起 瞬回眸 是谁泼彩造浮世一梦炫丽

刹那似芳华谱极曲 狂如许
刹那过天地逆旅  痴入迷
天姿傲骨岂共庸人语 消魂去

怀璧

今天在猴毛的博里看到他七月某天关于霹雳配乐《七巧神驼》的日志,这首曲子一直好评如潮,finale用它填的《仙剑·玄宵·一生寂》至今还是大家翻唱的热门。只是,多少人感慨于它竟然是三线角色(七巧神驼)的配乐,猴毛也不例外╮(╯_╰)╭。

然则,看到“……我就纠结没办法在霹雳里正宗的来一版。写七巧神驼其实没啥好写。而且那老头子的性格不是我的菜。写其他角色也没啥必要 = – 哎。我还是继续纠结吧。”

这段时,吾顿时就燃了——谁说七巧没啥好写!!曲子被人拿去填别的主题也就算了,被忽视也罢了,竟然还要被说没啥好写,七巧怒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