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杀

春杀

原曲:桜花咲きそめにけり (樱花盛开时)
词作:隐公子

梁上燕子啼 三月风 卷起樱如雨
白纸伞红衣 木屐踏在荼蘼 葬空虚

重楼无颜色 长街尽墨意
绰影雾离离 振袖 旋蝶起 瞬回眸 是谁泼彩造浮世一梦炫丽

刹那似芳华谱极曲 狂如许
刹那过天地逆旅  痴入迷
天姿傲骨岂共庸人语 消魂去

怀璧

今天在猴毛的博里看到他七月某天关于霹雳配乐《七巧神驼》的日志,这首曲子一直好评如潮,finale用它填的《仙剑·玄宵·一生寂》至今还是大家翻唱的热门。只是,多少人感慨于它竟然是三线角色(七巧神驼)的配乐,猴毛也不例外╮(╯_╰)╭。

然则,看到“……我就纠结没办法在霹雳里正宗的来一版。写七巧神驼其实没啥好写。而且那老头子的性格不是我的菜。写其他角色也没啥必要 = – 哎。我还是继续纠结吧。”

这段时,吾顿时就燃了——谁说七巧没啥好写!!曲子被人拿去填别的主题也就算了,被忽视也罢了,竟然还要被说没啥好写,七巧怒啊~

章鱼帝传奇

章鱼帝传奇
原曲:梵天渡世「一页书气势登场」
词作:打酱油去了

世事堪称棋,大力何所为。
振臂有八爪,章举破关展神威。
猩猩与鹦鹉,两者皆炮灰。
清心寡欲方成大道,敢笑肉中无天机。

一朝帝名成,几多是 几多非。
谁宴东阁下,问红绿 还一醉。
溪云初乍起,风未满雨待催。
满川烟彤滚海踏奔浪惊雷,不言归。
坐忘楚山怖鸽歇飞,谑谈烹鱼哪家添煤。
遥想当年帝女谢家邦在 落花台,
殉身赴死尝且求江山平定,盛世永晖。
而今尘路交错纵横迷局怎惧,猜一回。